首页 最新文章 活动报道 书籍文献 人物评价 人物生平 耿飚将军 视频 联系我们 研究会专栏
 
耿飚光辉业绩将永远载入中华民族的史册 耿飚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,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,无产阶级革命家、军事家、外交家,曾任中共第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国务院副总理、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重要职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书籍文献
耿飚将军研究会
地址:湖南省醴陵市瓷城大道世纪中环(东风酒店副二楼)911
电话:0731-22123518
传真:0731-22123518
联系人:陈其林
手机:
邮箱:lilingcaibian@163.com
最新文章   当前位置:首页 > 最新文章
耿飚忍泪接“徐帅“
发布者:陈其林 发布时间:2017-03-30 16:30:23 阅读:

         在红军的战争史上,有一支几万人的部队,突然间,灰飞烟灭了。众所都知,湘江战役是红军战争史上最为惨烈的战役,中央红军八万人,被打的只剩下3万。故,我们均把这次战役称为血洗湘江。而这支几万人的部队,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兵败祁连山,真正的化整为零了,而且被俘的上万红军受尽了敌军屈辱,这支在历史的时空中“化整为零”的部队,在红军战争史上被称为西路军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西路军的形成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据相关史料记载: 很长一个时期,关于西路军是党史和军史研究的一个"禁区"。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由该事件的参与者陈云、李先念等中央领导同志的直接干预,并得到中央坚定的支持,使得研究这段历史的环境逐渐改善,西路军的历史真相逐步走向公众的视野。主要原因是西路军的失败是在张国涛路线造成的,还是其他中央领导指挥上的失误?而《毛泽东选集》1991年人版的第一卷,在《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》一文对西路军失败的注释中写道,1936 年10 月下旬,“四方面军一部奉中央军委指示西渡黄河,执行宁夏战役计划。十一月上旬根据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决定,过河部队称西路军。他们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孤军奋战四个月,歼敌二万余人,终因敌众我寡,于一九三七年三月失败”。
        1935年红一、四方面军第一次会师之后,1936年10月,在甘肃会宁第二次会师。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而张国焘另立了第二中央,而中共中央有个既定战略方针是指挥红军北上,与苏联取得联系,获取苏联军事援助。
          1935年11月,斯大林关于不反对中共红军主力从外蒙古或新疆靠近苏联的意见,由从莫斯科归国的张浩传达给陕北中共中央。1936年2月14日,张浩、张闻天将此意电告转战在川陕的朱德、张国焘。至此中共党内军内均无异议。6月6日,张国涛取消另立的中央,同意北上。9月11日,苏联决定:"在中国工农红军攻占宁夏后,提供1.5万至2万支步枪、8门火炮、12门迫击炮和相应数量的外国制式的弹药。武器将于1935年12月集中在当时中国政府还未承认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南部边境。”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之后组成了中革军委主席团,其成员有毛泽东、彭德怀、朱德、张国涛等人。朱德、张国焘以红军总司令、总政委名义,依照中央与军委的决定,对全军作战进行组织指挥。为打通苏联国际援助路线,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把宁夏战役作为政治上、军事上打开新局面的决定的一环,抓紧进行部署,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在十月十一日发布《十月份作战纲领》,要求全军争取用一个月时间进行休整,决定红四方面军主力,作好渡过黄河的各种准备,12 月渡河夺取宁夏南部,由此引出了西路军的组建。
        西路军由徐向前任总指挥,陈昌浩任政治委员,副总指挥王树声,参谋长李特,政治部主任李卓然,政治保卫局局长曾传六。下辖三个军:五军军长董振堂,政委黄超,参谋长李屏仁,政治部主任杨克明,辖2师4个团,3000余人,九军军长孙玉清,政委陈海松,参谋长陈伯稚,政治部主任曾日三,辖2师6个团,6500余人,三十军军长程世才,政委李先念,参谋长黄鹄显,政治部主任李天焕,辖2师6个团,7000余人,另有骑兵师、妇女独立团等,全军计21800人。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西路军兵败祁连山

      1936年12月下旬,西路军撤离甘肃省山丹、永昌地区,向西挺进。国民党军西北“剿匪”第二防区司令马步芳集中兵力实施尾追,西路军边打边进。1937年1月1日拂晓,红5军军长董振堂率第13师第39、第45团和总指挥部骑兵师、特务团各一部共3000余人攻占高台,迫守军保安队、民团等1400余人投降,其中一部接受改编。随后红5军即位于高台,西路军总指挥部及红9、红30军则集中于临泽、沙和堡、倪家营子一带,待机歼敌。1月中旬,尾追西路军的马步芳部5个骑兵旅、2个步兵旅及炮兵团、民团共2万余人到达上述地区。12日,敌以一部兵力牵制倪家营子地区西路军主力,集中4个旅另3个团和民团一部,配以飞机、大炮,向孤立突出的高台红5军发起进攻。红5军依托城外工事抗击数日后,被迫退入城内坚守。
          1937年1月下旬,红五军余部分别从高台、扶彝突围后,赶到位于扶彝县境南侧的倪家营子,与红九军、红三十军会合,分兵驻守在20多个村庄中。同时,马步芳、马步青火速调集五个骑兵旅、三个步兵旅、一个手枪团、一个宪兵团以及甘肃、青海民团总共七万多兵力,分成三路进军,企图将西路军消灭在倪家营子地区。这样,剩下的一万多红军与武器装备精良的七万多马家军,进行的第三次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决战。1月23日拂晓,敌军两个旅的兵力发动第一次进攻,主攻方向是八十八师阵地。战幕拉开,敌机在空中助威,炮兵为其开路,步兵殿后。当敌军逼近时,红军战士从坍塌的工事、弹坑中跃出,痛击敌人,手榴弹不停地抛向敌群,敌军伤亡惨重,狼狈逃去。善于夜战的红军还不时出击、袭扰、打击敌军,使马家军一夜数惊,互相火并,死伤不少。西路军经侦察得知,马家军在倪家营子以南存放着大批军火。八十八师师长熊厚发挑选善于夜战的战士组成突击队,成功突袭该弹药库,并顺利返回,使敌军火力得到一定削弱。倪家营子鏖战数日,西路军将士抱着誓死的决心,击退了敌军的无数次进攻。但是,战局并不乐观,红军自身伤亡也十分惨重,弹药、粮食、医药无后方补给。在如此困境下,西路军硬是在倪家营子坚守多日,歼敌一万余人。激战中,西路军也伤亡4000多人,兵力仅剩8000多人了。随后,西路军余部从倪家营子突围,到达甘州西南的西洞堡、龙首堡地区,并在此歼灭马家军800多人,缴获一部分武器。1937年1月底,西路军重返倪家营子,马家军在第二日即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,企图以主力对付主力,彻底消灭红军。西路军在倪家营子与马家军血战多日,几乎弹尽粮绝。3月初,西路军向西北转移到扶彝西南的三道沟,在此与马家军苦战五日,突围后于3月12日转移到梨园口。在梨园口又遭马家军重围,战斗异常惨烈,九军为掩护三十军几乎损失殆尽,九军政委陈海松、二十五师政委杨朝礼壮烈牺牲,至此,西路军的由出发时的两万多人减员到已不满三千人,而且被马家军重重包围。(作者:陈其林)
       据: 《红西路军史》记载:对于西路军下一步的行动方向,徐向前与陈昌浩在一个叫石窝山的地方开了一个军事会议,史称石窝会议,这次会议上意见不统一,有的人提出,沿东打游击,可以伺机打回陕北去。有的人认为,目前东面敌人重兵云集,正严密搜索,如果向东,易遇到敌人锋芒,难于突破堵截回到陕北,不如沿祁连山西行,摆脱敌人追击,寻地休养生息,再见机心事。因此,会议最终形成了分兵突围的意向,由于要乘夜色躲避敌人的追击,因时间紧迫,弹尽粮绝,会议并没有对分兵做出具体安排。3月14日午夜时分,部队开始分散转移。至此,西路军西进的战略行动以彻底失败而告终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耿飚抢救西路军
        
      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,耿飚曾在中国工农红军大学学习了一段时间。毛泽东找他谈话,要他去红四方面军,任红四军参谋长。并交代他“参谋长也要完成政治任务”,去完成反张国涛路线。关于怎么做?毛泽东要他:开始跟着走,然后赶上前去。关于西路军的失败原因,耿飚在回忆录中只用一句话概括: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。
       耿飚来到红四方面军,任红四方面军参谋长后,不久,迎来了西安事变爆发。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之后,红四军开始在西安布防。整个部队上下始终惦记着西路军,一种不祥的感觉始终笼罩在广大的红军指战员言谈之中。果然,刘伯承同志亲自在干部大会宣读了一封电报。西路军在古浪一仗,损失惨重,后,转战于永昌、山丹、高台等地,最后在倪家营子被敌人包围,苦战四十天,弹尽粮绝,最终失败,电报还没念完,会场就有一片了抽泣呜咽之声。刘伯承同志念到最后,也硬咽起来。有的红军指战员顿足大哭。
       在祁连山,最终,徐向前孑然一身,踏着祁连山下的小路,在冷风中向东走着。这时候的徐总指挥成了地地道道的“光杆司令”。祁连山下,河西走廊的大小城镇,都是马家军的势力范围。骑兵、民团正四处捉拿离散的红军。据不完全统计,西路军战死者7000多人,被俘12000多人。被俘后惨遭杀害者6000多人,回到家乡者3000多人,经过营救回到延安者4500多人,流落西北各地者1000多人。 仅余400多人在李先念率领下撤入祁连山,后在陈云的接应下退到新疆。徐向前以他的刚毅、勇敢和机敏,昼夜兼程,不走大路走小道。几个月没刮胡子,又穿着件羊皮袄,毛朝里、皮朝外,头上戴着一顶狗皮帽子。这身打扮已看不出是个三十多岁年轻人,倒像是个五十出头的“老羊倌”。饥饿了找老乡要点吃的,渴了随便找口水喝。常常是夜宿野外,与世隔绝。
        中共中央为了接应西路军,感觉到西路军的失败,专门成立了以刘伯承为首的援西军,以四军、三十一军、三十二军、二十八军和骑兵团组成。西路军惨败祁连山,全军覆没,举军震惊,援西军停止了西援,在甘肃镇原待命。
            耿飚带领一部分人员,分散出去,寻找和接应西路军失散的战友们。还派出几百名侦察员,带上药品、粮食、衣服,向西搜索,又在沿途设立了几十个收容站,并向当地老乡逐村宣传,遇到找红军的人,告诉老乡应该怎么指引。耿飚自己亲自牵了几匹马,四处寻找。一个小点雨过后的日子,耿飚带了三个骑兵,在王家洼子一带侦察,发现了一个穿长袍的“商人”,腋下夹了一把伞,正在向当地老乡问路。走近一看,原来是徐总指挥。他呢,见到骑着马的军人,还以为是敌军,立即向小巷子里躲。耿飚赶紧:徐总指挥!徐总指挥!的大喊。徐向前先是一楞,慢慢回头,耿飚立马摘下帽子,让他看个清楚。徐向前认出来了,叫了声:“耿飚啊”,这时候,徐向前眼泪涌了出来。耿飚赶紧下马,忍着心底的疼痛与伤心,安慰徐向前。上个世纪八十代,西路军的问题被公开之后,耿飚回忆,那时,他看到落难的徐帅时,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感到他比实际年龄整整老了20岁!
     
       徐向前在镇原休息了半个月,1937年5 月 16 日,同任弼时、杨奇清一起到了云阳,见到了彭德怀、左权等人。5 月 20 日,周恩来从西安专程赶到云阳看望徐向前。6月 18 日同周恩来一道飞向延安。毛泽东在延安窑洞里接见了徐向前,没有批评徐向前,而是肯定了西路军的功绩。众所都知,徐向前在后来的抗日战争,解放战争中,也是立下赫赫战功,成为了新中国的十大元帅之一。(作者:陈其林)

<< 上一篇:“杨罗耿”兵团历史之谜的考证 下一篇 >>:耿飚和周恩来外交工作二三事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友情链接:  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    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    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    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     中国网中国视窗     耿飚将军研究会新浪博客    
首页| 最新文章| 活动报道| 书籍文献| 人物评价| 人物生平| 耿飚将军| 视频| 联系我们| 研究会专栏| 版权声明
耿飚将军研究会 版权所有 湘ICP备16004944号 主管:中国丝路文化发展基金联合会 主办:耿飚将军研究会
办公室1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办公室2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